“老兵”崔勇

↑2月3日,在重庆三峡中心医院新冠肺炎隔离病区,崔勇(右)在进入重症隔离病房前做防护准备。新华社发(何洪泽 摄)

    新华社重庆2月20日电(记者王金涛 赵宇飞)2月20日,是重庆三峡中心医院重症医学病区主任崔勇抗击新冠肺炎疫情连续工作的第33天。这期间,他一直没能回家。

    在收治全市40%新冠肺炎患者的重庆三峡中心医院,54岁的崔勇每天像打仗一样,手里接打一个又一个电话,忙着救治重症患者,负责专家组和医院的沟通协调,会诊重点病例……

    他的妻子患有哮喘,独自在家。“我把科室好几个同事的电话留给了她,她如果发病时我正在忙,可以打给科室的同事,同事们会去帮助她。”崔勇说。

    战“疫”突如其来。1月20日晚,崔勇接到医院紧急通知,立即筹建新冠肺炎隔离病区,准备接收第一例确诊患者。作为一名参加过抗击非典、甲流等战斗的“老兵”,崔勇牵头完成了病区筹建工作。

    这只是崔勇不分昼夜忙碌的开始。医院所在的万州区毗邻湖北省,是重庆市疫情最重的区域。随着确诊病例越来越多,崔勇也开启连轴转工作模式,平均每天休息不足3个小时。

    1月28日,三峡中心医院迎来了更艰巨的任务——医院被确定为新冠肺炎渝东北片区救治中心。经过研究,医院决定将原本是康复医院的百安分院改造成专门接收周边9个区县确诊患者的医院。

    作为百安分院改造和患者转运工作的主要牵头人之一,崔勇面临一道道棘手的难题。

    “一方面,患者数量增长太快,如果改建耗时过长,新增的患者可能无处收治;另一方面,百安分院都是普通病房,与隔离病房差别很大。”崔勇说,另外患者在转运途中也有风险,一旦出现患者病情加重或留观患者交叉感染,后果不堪设想。

    “老兵”崔勇经过思考,梳理出一套清晰的改造思路:先根据每个楼层的特点,将其划分成污染区、半污染区和清洁区,再进行装修改造,如污染区和半污染区门窗的固定,隔板的设置,多余病床的转移,ICU设备的搬运等。患者的转运方案也经过精心设计。

    直到1月29日凌晨,三峡中心医院总院的所有患者和周边区县的确诊患者安全转运完毕。崔勇和同事们创造了“36个小时改造一座医院”的奇迹。

    同样是1月29日,他带领团队治疗的新冠肺炎患者蒋某治愈出院,这是重庆首例成功治愈出院的新冠肺炎患者。

    蒋某入院时有明显的呼吸困难、合并感染等症状,属于重症病例。崔勇带领团队对患者进行了精心治疗,对其实施雾化、抗病毒、抗感染等治疗手段,同时对其实施中西医结合治疗。

    截至目前,三峡中心医院已累计收治确诊患者236例,占全市确诊病例总数的40%左右,累计治愈患者124例,占全市治愈患者总数约50%。

编辑:洪滔